<em id="rlnlnh385"><legend id="vmwdro258"></legend></em><th id="aasyym766"></th><font id="ipxupv640"></font>
  • <kbd id="fkbjor514"><ol id="snwhbf094"></ol><button id="rtwbil813"></button><legend id="oxzzre209"></legend></kbd>
  • <sub id="mavarz312"><dl id="vhfwfl014"><u id="vnqhgb125"></u></dl><strong id="evbqim350"></strong></sub>
    始于 2011 - 2019 专注高端音乐创作!领跑专业音樂制作行业!
    國資辦合作商戶 - 讓聲音演藝藝術,讓歌聲成爲經典


    聯系我們: 010-82421153
    音樂制作: 15011356563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·
     
        北京名客音樂工作室歡迎您的光臨,讓聲音演藝藝術,讓歌聲成爲經典!慶祝名客成立9周年,期待您的光臨!
       導航菜單
    關于我們
    主創簡介
    音樂試聽
    配音試聽
    項目價格
    視頻MV
    聯系我們
    新聞動態
       聯系我們
    客服QQ在線客服QQ在線
    聯系手機:15011356563
    聯系地址:北京市海澱區安甯莊西路29號(近西二旗地鐵站)82421153/15011356563(同微信)
     
    現在位置:主頁 > 新聞動態 >   
    位于科隆的音樂工作室
    发布者:赢钱棋牌游戏平台 发布时间:2020-03-19 阅读:

    要说 Ben Bazzazian 作为制作人前途一片光明,那简直是轻描淡写。因为无论是为Netflix的热门德剧 “Skylines” 制作Beat,还是担任德国说唱巨星 Haftbefehl 的制作人,亦或是为 Rammstein 乐队提供工作室级别的帮助,这位混迹科隆的制作人都能轻松胜任。如果说有什么因素能真正使 Ben Bazzazian 与业界同行区别开来,那一定是他的独门音色,还有其中非凡的手法技巧。
    而音乐工作室极客、音色设计专家 Kabuki,将作为本次的采访记者,与 Ben Bazzazian 一起探讨工作室风俗、 808 Kick 的失真技术,以及 Ben Bazzazian 为 Netflix 工作的详情。
    我想讓自己的音樂獨樹一幟。我要創造出你們聞所未聞的音色,所以擁有屬于我自己的獨門音色才是當前的最高任務。
    没错,所以我也一直在极力避免出现这种情况。我并不是说模仿的人都水平有限,只是我自己不喜欢这样做,而且也有很多人和我的想法相同。个人而言,我的心中一直有个最高准则:如果你使用合成器预制音色,那么听起来想必不会差到哪里去,但或许另外 20000 个制作人也在用这个音色。这就很无趣了。所以我想让自己的音色独一无二。比如有时候我就会拿某个预制音色进行二次创作,使用极端的手法进行重塑,直到这个音色相比原来变得面目全非。所以说我对这种事情的看法十分开放。曾几何时 Haftbefehl 的 “Russian Roulette” 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做 “Ich Rolle Mit Meim Besten”,其中用到了一个失真的 808 音色。当时大家就直接上门问我这个失真 808 的做法,我也直接就告诉了他们: “我用了三个 808 叠出来的这个音色(笑)”。所以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地方,我只是想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罢了。无论您想对任何合成器预制进行二次创作,或者使用软件乐器,甚至是效果器板,都是可以接受的,只要能让其听起来独一无二即可。
    有时候这种做法一不小心就会过头。然而在 “不断尝试各种事物”这一点上,以前的我并不像今天这样开放。现在我更愿意使用多种方式去完成同一件事了。比如我要做一首歌曲的编排,就会不断尝试各种手法。因为只有不断尝试,才是最有效率、最富成效的做法。千万不能在这些事情上偷懒。有时候我甚至会为一首歌做 5 种或以上的混音版本,这样我就可以轻易找出哪种版本才是最适合的了。
    流行音樂的編排並沒有什麽秘密可言。您可以輕松學會近來最優質的美國流行音樂編排,但如果大家都用同一種編排公式的的話,那未免也太無趣了。
    没错。找到属于自己的音乐表达方式,才是最重要的一面。就拿 Native Instruments 的音色库来说,每个产品都非常棒,能第一个用到它的人非常幸运。但是随着大家都开始使用这些音色,就需要这儿改改、那修修来获得个性化音色了。回想我刚开始做 Beat 的时候,很幸运能遇到 Timbaland 和 Neptunes 这些制作人,他们的风格都极具辨识度。所以我当时就想,如果我的音色和其他人相比很有辨识度,而且大家一听就能想到是我做的,那就太好了。当然,今天它仍然是我的目标,从未产生过动摇。
    那當然了。其實這也得益于我受損的聽力(笑)。在那些鼓音色占了重要位置的特定風格音樂裏,爲鼓音色加上失真效果才是關鍵。
    失真效果简直就是我的本命,而 “The Culture Vulture” 正是失真之王。当然,也有其它同样优秀的失真效果器, “D16 Decimort” 在我的鼓音色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    我经常为某个音色单插入加失真效果器,比如像 Kick 和 Snare,然后再将这些音色接入鼓组总线。我比较喜欢使用像 “The Culture Vulture” 这样的电子管过载效果器。当然 “Summing”(一种多线D/A转换)插件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工具,因为您可以将来自不同调音台的信号送入虚拟的通道链中,然后再对声音进行如此染色。
    其实我两种方法都用了。我一直觉得 Neptunes 二人组的韵律非常独特,比如他们通常都会严格量化 Kick 和 Snare,但是 Hi-Hat 却非常随意。虽热我没必要也这么做,但这说明了一个重点,那就是各个成分之间的对比度。所有那些关于韵律和摇摆比的争论都让我十分头大。所以我觉得如果听起来不错的话,那就可以了,哪怕所有元素都量化对齐到 16 分音符都行。每次我都会自动加载一个量化模板,包含从MPC系列到 Emulator、Oberheim DMX 等的各种量化设置。我使用最多的就是 MPC 3000 的 52-16 分音符量化设置。而有时候我则手动调整所有音符的位置,或者干脆就不调整量化。
    Snare上加的Bit-Crusher其实是我的主意。Dennis Schanz是剧组演员之一,他事先问我在这一幕里应该表演些什么内容,所以我就给他制造了一些话题。
    不,这个Beat其实之前就做好了。当时我无意把这首歌做得这么有 “现场感”。但在剧中恰好需要让在场的每个角色都为之疯狂起来。所以这首歌真的是 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”。
    在大部分时间里,我都只为其他艺人担任制作人。这种感觉对我而言很不错,而且我也挺享受的。但是到了某个重要节点时,作为一个幕后制作人就不够用了。那时我遇到了Farhot,预示我们决定一起工作,这也就是Die Achse的由来。至今我们已经发布了两张EP: “Angry German”和 “Hooligan”。目前我俩正在筹划一张用于正式出道的专辑,希望今年就能完成。
    但同时我仍然在为其它艺人进行制作。就比如去年,我制作了一首 “Mathematik”,挂在Rammstein乐队的Till Lindemann名下,参与人还有Haftbefehl。还记得在工作室里我与Till Lindemann和Olsen Involtini的会话十分有趣,令我永生难忘。当时Olsen Invotini正在制作Rammstein乐队的一张专辑,他问我是否愿意贡献几首编曲,我当然没有拒绝。然而我写了三首歌,最终只有一首进入了Rammstein的专辑,那就是 “Ausl?nder”。现在我还在为Haftbefehl的新专辑而忙碌着,这张专辑将会在春季发布。
    当我在感到音乐缺失成分时,就会使用一些外置键盘或效果器板。但我可不是 “Analog”(模拟)粉,因为我觉得有关 “Analog”(模拟)和 “Digital”(数字)的讨论都没有什么意义。我并不在乎最终声音来自哪里,如果听起来不错,那就能起到相应的作用。不得不说来自外部设备的声音确实有一些优点,我无法确切地说出来是什么优点,但确实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在里面。当然我也经常使用各种软件工具,但是使用硬件的话也确实挺有趣的。所以我才觉得这玩意儿如此炫酷(此时指了指桌上的MASCHINE),因为它完美结合了硬件和软件。
    基本是这样的。但真正来说,其实是无法将音樂制作和音色制作分开来对待的。另外我注意到了一点,如果我过早地开始进行混音、音色修正和音色设计,那么就很有可能抓不住重点。所以在进行更细节的制作之前,我都会先布置好一些基本的东西。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训练自己:如果听起来不错,那就不要对音乐整体做太多的改动。
    我同意你的說法。比如有時候的細節就只需要調整適當的音量。當將自己的作品送去做混音或母帶時,我會將所有元素都預先放在合適的位置上。然後只需混音工程師或母帶工程師做完剩下的20,添點兒新的頻率、加點兒混響什麽的就行。所有和我一起工作過的工程師,比我強的都只有一點,那就是人聲處理。說實話,我還挺喜歡這種合作模式的。
    我发现,当你因为自己会做某件事,所以就一定要去做它,这种行为是非常愚蠢的。对于别人的作品,我没必要因为自己会做Snare就去替换掉人家的Snare。如果某个东西还不错,那就不要动它,哪怕是Apple Loop也一样。我只对有意义的地方下手。不能因为我有一台Korg的MS-20,就要每次都使用它。因为音樂制作并不能陷入教条。另外还有一些人使用电脑处理一切,觉得声音这样也挺不错,而且不需要任何 “Analog”(模拟)元素。这当然没问题,但是我不认为你因此就可以漠视那些实际存在的工具,无论是 “Analog”(模拟)还是 “Digital”(数字)的。
    完全同意。最重要的东西只有自己的 “感觉”。如果一台数字合成器能给我想要的 “感觉”,那我又何尝不能放心使用呢?
     
     

    打印本頁 || 關閉窗口

     

     
    版权所有:北京乐诗音文化有限公司—能赢现金的棋牌游戏 京ICP备11031485号

    客戶服務熱線

    010-82421153

    15011356563

    在線客服